顺服神抵挡魔鬼,他就必离开我们逃跑了

日期: 
2014/12/02
作者: 
钟珮菡

我从高中开始就每个月都会痛经,每次都会有大概两个小时痛的死去活来。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有一天是提前半天请假回家,不用说具体理由老师看到我的脸色就会放我。读大学后时间上比较自由一点,我算准了快要痛了就会待在寝室。到美国后依然如此准时准点的痛。多年下来,自己也习惯了,对于要痛之前的那个“前奏”非常熟悉,只要一开始,就会做好心理准备知道马上要痛了。。。

自己因为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医治,也曾经在一个姐妹痛经时为她一祷告就好了,在自己痛的受不了的时候也会为操练祷告来宣告已经得着医治来斥责仇敌,只是从来都没有果效。

这一直到了2013年七八月吧,那是周六,下午有姐妹约好了要来家里坐坐,但是到中午的时候那个“前奏”又来了,心想说,“糟糕不然叫她们不要来了”。那个时候就有一个想法进到我心里说,“谁告诉你之后一定会痛的?” 我说;“一直都是这样呀,多少年了,准的很 ”。那个声音又问我说,“一直是这样的事情就是合理的吗?” 我心想,“不对,神的话才是真的。我已经得了医治,这个才是合理的。” 当下就明白过来原来我的问题是接受了这样一个谎言。于是就拒绝了这个谎言,那一次真的就没有痛。

后来好多个月都没有再痛过。头一两个月还会有一点点“前奏”,但是真是抵挡仇敌他就必离开我逃跑,他发现说没有办法再来骗我了,后来就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2014年5月,和前面脸部关节的状况差不多,又有回来的趋势。当一开始有点不舒服的时候,我那时候就变得很紧张,觉得要痛了,怎么祷告都没有办法阻止它痛起来。直到后来又回想起最初是怎样领受医治的,发现说当我很紧张时其实就已经相信了痛经是真实的,一旦把谎言接近心里后,再赶出去就不容易了。而应对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再回到那个不变的事实里,因祂受的鞭伤我已经得了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