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靈裡的真實

日期: 
2016/01/25
作者: 
周以祥

在教會成立之初,也是接近博士快要畢業之前,有一次在我夢中看到一個神蹟,一盆約30公分的小植物在教會弟兄姐妹禱告後,迅速生長變成一棵高至天花板的小樹。當下真是又驚又喜,起床後發現原來是一場夢,但是心裡的激動就好像親眼目堵這個神蹟一般久久不能緩和下來。因著這個夢,我心裡好像知道神會在教會當中施行奇事,所以我心中有一個盼望就是能夠親眼看到神蹟的發生。

 在博士畢業前幾個月,開始尋找博士後的工作機會。當時心中不知道神會如何帶領。一方面,心裡有著看到神蹟的盼望,所以希望能留在Ames;另一方面,卻也知道神有著一個計畫,要把我帶到一個祂要我去的地方,所以我會離開Ames這個充滿恩典和信心的教會。我希望能有一年的過渡期,在這當中,我能有一個工作,不要離Ames太遠。這樣來我可以很自由的往返新的地方和Ames之間,同時也可以開始在新的地方,學習讓神來建造帶領我繼續走這條恩典信心的道路。

 一開始找博士後的過程並不是很順利,加上準備口試和實驗進度方面的壓力,越到後來接近畢業的時候,心中緊張的情緒不斷上升。而心中的慌亂,好像就讓自己失焦了一樣,無法專心神的話,也無法準備口試的最後衝刺;一切都是混亂的。禱告好像只能讓自己維持一個表象,可是心裡充滿的卻是不信與想要信上帝會帶領的爭戰。直到有一天晚上,在聽講道的時候,講員分享了 箴言3: 5的信息「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 (trust in the LORD with “all” your heart),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 (your own understanding),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他必指引你的路。」。這句話進來後,我才發現自己並沒有全心信靠上帝,還是一直抓著自己所能夠有的東西,像是發表的文章,研究的成果或是對自己個性的依賴,然後摻雜著上帝的恩典,希望神來幫助我所處的困境。當天晚上,我在禱告中看到一個異象,上帝讓我看到一個打開的抽屜,然後祂問我相不相信祂會幫我預備一個工作;之後祂跟我說,如果我願意相信祂的話,就自己把我的履歷放到抽屜裡面,之後的事情,祂會負責。當我把我的履歷放進去之後,抽屜立刻就關上了。之後我馬上經歷到因全心信靠神而有的平安和喜樂,那真的是種無法言諭的放心。第二天,在喜樂中上帝跟我說了一句話,祂說「你心裡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但你自己會做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會讓你之後在人面前誇不了口,你就更知道我是你的神」,當時我心裡想,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決定!?就在當天下午,我收到了Nebraska的面試邀請,而他們才在兩個星期前因經費的原因拒絕了我的申請。從那之後一段時間,我又收到了三個面試的機會,其中有一個是來自一所非常頂尖的大學里有名氣的實驗室。在Nebraska的面試之後,發現自己對這個實驗室的研究項目很有興趣,而學校離Ames近,經費只夠我待一年。因為後兩項都符合我一開始心裡的期望,我心裡馬上就做了去Nebraska的決定。至於另外三個面試,在後來的一兩個月內,我也都被錄取了;說實在的,雖然我沒有選擇去那間有名氣的實驗室,能有機會被那麼好的大學裡的實驗室錄取,心中還是相當雀躍的,但也頓時心裡明白「 你心裡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但你自己會做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會讓你之後在人面前誇不了口」是什麼意思!

 在Nebraska這一年,尤其到了下半年,和上帝的互動和交通可說是前所未有的頻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對於新人和新心的啟示很具體地開始在心裡成型。這段時間當中,教會的教導「我的心哪」和「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就是不斷在說明新人是怎麼一回事,從用以色列人過約旦河的例子來說明死在曠野的舊人和進到迦南地的新人,或是更進一步用撒種的比喻來說明新心如何從領受啟示到停留在啟示裡,以至於屬靈的實際能在物質或是生命中彰顯的過程。這兩個系列的教導都是在剖開我裡面對舊人的感受和屬靈的新生命的混淆,所以屬靈的新生命能夠更清楚的被我的心思意念來辨明,而新的生命也就更容易在我心裡面來運作。

剛到Nebraska的前幾個月,因為工作上的事情,馬上就面臨了屬靈上面的挑戰。仇敵利用肉體當中還對世俗的榮耀抱持的驕傲開始進行攻擊。雖然之前找工作的經驗讓我經歷到全然交托的重要,但後來找工作的結果卻讓我肉體裡面對自己能力的依靠再度抬頭,因此心裡一種高成低就的世俗想法,就成了仇敵可以運用的材料;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讓我心裡面出現了一種在宗教之下,為著神的計畫而自我犧牲的自憐心態(明明工作就是自己選的,但卻在肉體因著工作環境或是表現受損傷的時候,發展出這種想要保護肉體尊嚴的思想)。這種抬舉肉體的自憐心思,正是攔阻內心接受神的愛的絆腳石,而且好像成了一個有色眼鏡,讓看事情的眼光都充滿負面思想。當新人的啟示還多半是停留在思想層面的時候,對抗這種思想並不容易;那時候我常常覺得我最後的防線就是不讓自己的嘴講出內心的負面思想(箴言18:21 生與死都在舌頭的權下。雅各書3:6 舌頭就是火,在我們百體中,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能污穢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裡點著的。)不過也得益於明白這個屬靈原則,我才能有一些安息。那時候內心的光景,如果用房屋來做比喻,就像是這種自憐的心態所產生的負面情緒和思想罷佔了房子的一樓,雖然很讓人不愉快,但它們沒有辦法上到二樓,因此我晚上還是可以在樓上安穩地睡個覺,知道總有個角落可以安息。但是,隨著新人的啟示越來越具體,知道那些肉體的驕傲其實是死的,新的生命才是我安息的所在,聖靈的幫助就變得很直接,有時候負面的想法只要一禱告或是宣告一下,馬上就不見了,或是讀經的亮光一下就取代了一些不好的心思。這種肉體的自憐大約一兩個月後,就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我知道那些出於肉體的心思雖然曾經在我心裡,但現在他們不是我的一部份。

到了二0一五年九月時候,又要開始面臨找工作的事情,現在想起來,這一次比前一年更加不順利,但不同於上一次,這次心裡卻一直是平靜安穩的。一開始找的時候,很快就得到兩個地方向我要推薦信,好像是一個好的開始,但之後卻是音訊全無直到12月的時候。在這當中,因為開始常常操練讓自己停留在新人裡面,接受聖靈引導的次數增加很多。我九月開始投履歷申請工作,但投到十月之後,心裡就沒有感動要再繼續投了,禱告的時候有問過神,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以及這是不是真的從祂來的感動?但不論我怎麼問祂,好像都激不起來我心裡的不安和不確定感;我甚至會為自己的心態和舉動感到奇怪。而祂的回應大約就是路得記3:18 「婆婆說:女兒呀,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因為那人今日不辦成這事必不休息」(註:這裡的重點是和神建立關係後的狀態,而不是單純對事情的做法和反應)。但同時,神也在其他的事情上,來建立因著新人所產生對祂信實的體會,像是有一小段時間,實驗上碰到一些小狀況,而我解決這個問題的思考方向是錯誤的。有一天晚上還在為著這個錯誤的方向所產生不一致的結果傷腦筋的時候,神很直接跟我說叫我不要管了,快點回家。而第二天明白自己處理問題的方向是錯的之後,很快問題就解決了。還有一次,在Nebraska教會聚會快結束的時候,牧師請大家用方言禱告來讓聖靈帶領他該如何結束他的信息;後來他用了林後3:17「主的靈在那裡,那裡就得以自由」來作為結尾。當下我心裡就看到我走在一條充滿藍天白雲的路上,我是真實地活在那個實際裡面,而不是肉身這個物質的世界,我連續好幾天每天都看到兩個世界,一個是肉眼的,一個心裡面的,活在那個藍天白雲的世界裡真的是一種無比的自由。

這三個多月,每當我活在新人的狀態裡面的時候,神向我顯現的形式可以說是豐富多變。而且只要祂顯現,就一定會有一些果效發生在生命裡或是外在生活中,我開始經歷到祂不單只是又真又活的神,而是祂要用祂的又真又活,來向我証明祂是信實的神,以至我的內心可以被祂更深地札根在祂的愛裡面。但從另一方面而言,找工作方面確實也還是沒有消息。自己雖然還不至於擔憂煩躁,但肉體中因為等待而產生的無聊和不確定感好像就伏在門口,隨時找機會要來破壞活在靈裡與神親密的關係。

在二0一四年12月七號,還在Ames的時候,晚上在實驗室,心裡有一個很強烈的意念,告訴我明年這個時候會有些事情發生;所以在二0一五年十月底的時候,記得這件事情,我心裡就想:工作的事情,不會真的要等到12月七號吧!?雖然想起來這件事情,但好像也沒有太放在心上。到了12月初的時候,我想既然都沒有回音,就寄信尋問一下之前其中一個工作是否已經找到合適的人,然後也可以開始再寄履歷了。過程中,心裡就是對神有一種篤定,我也很知道這不是從人來的東西。信才寄過去沒多久,對方實驗室老闆就來信回應表示他還在找適合的人選,而他之前沒有和我聯絡是因為他一直沒有收到我現任老闆的推薦信。在我現任老闆補寄了我的推薦信,對方也來電話和我現任老闆確認一下我的狀況,我就在二0一五年12月七號收到我未來要去工作的地方的on-site 面試邀請。我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推薦信會寄丟或是未來老闆面試了一些人但職缺卻沒有補上;但是我卻經歷到活在屬靈的新人裡以及「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實為糧 」是真實的事情,而且也是更加穩妥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