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開始的身體醫治

日期: 
2015/05/26
作者: 
周以祥

在讀博士的過程中,有一段時間,因為學業上的問題,身心上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雖然當中經歷了一些上帝的改變和帶領,自己還是費了很大的工夫勉強撐著各方的壓力。就在環境開始好轉的時候,身體卻好像已到達極限,我的皮膚開始莫名的過敏和發炎。表現在手和腿首先發癢、紅腫,緊接著皮膚就會裂開,接下來會流血或是組織液。這些症狀一天發生兩三次,一般是凌晨三點到四點左右,白天有時候上午或是下午都會有一次。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將近三個月,我在其中痛苦萬分,更不要說每天還要去實驗室做實驗。

尋求解決辦法:

這時候在教會中已開始聽到一些醫治方面的教導,明白基督在十架上已經擔當了我們一切的疾病,所以只要有對這個真理的「真實信心」,讓耶穌基督復活的生活彰顯出來,疾病就可以得醫治。同時,教會的弟兄姐妹也每週定期幫我禱告,每次禱告都會有一定的果效,甚至有一次禱告後身體狀況有大幅度的進展。但禱告的果效總是維持不了。記得有一次,下午禱告完,有一種清涼進入我的手裡面,手上的的癢和疼痛完全都不見了,但之後去買菜,才不一會兒的功夫,狀況馬上就出現,甚至有更嚴重的感覺。又有一次,禱告完後,當天晚上我一樣凌晨三點鐘醒來 (可能因為每天三點就會發作,然後就難以入眠,所以產生了生理時鐘的效應),居然沒有任何的不舒服,我心裡很高興的又繼續入睡,但是徵狀卻在五點的時候出現。當中我在美國和台灣都看過西醫和中醫;西醫就是給我止癢藥幫助我晚上睡眠以及類固醇的藥膏和口服藥。藥膏效果普通,大概就是讓狀況持平,口服藥很有效,但一般只能維持一個星期左右。整個過程中的起起伏伏讓我心裡相當沮喪和失望。尋求神醫治的時候,狀況也是時好時壞。道理頭腦上是明白的,但卻常常有一種進入不了真信心的失望。尋求醫生的時候,的確可以短暫解決一些徵狀,但心裡一方面知道藥會傷身而且持續不了多久,另一方面又也常常被撒旦定罪,覺得去看醫生是很可恥的行為而且在弟兄姐妹面前很丟臉 (注:生病看醫生不是犯罪,神也不反對人看醫生;但醫生不能解決人靈性的問題,也不能什麽病都可以醫好。剛開始走信心的道路,我們很容易試圖通過自我的信心得醫治,因為還不明白基督的信心。這樣我們就容易覺得沒有得醫治是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事實上,唯一讓我們可以得醫治的,是基督超然的信心,我們需要學習放棄天然人出於自我的信心,讓聖靈在心裡啟示神的話好使我們領受基督的信心經歷神的大能,見來12:2;弗6:23;羅10:17等等)。

心裡的狀態影響真正信心的領受 (一):

因為狀況一直反反覆覆,心裡的失望越積越高,當中有過好幾次乾脆休學回台灣的念頭 (之前是研究上有困難,想放棄學位,這回卻是身體出狀況…)。整個過程,現在回想起來就是用意志力在撐著,一方面撐著去尋求神,一方面撐著好在弟兄姐妹面前活出有「信心」的樣子。有時真假信心自己都搞不清楚,在旁人卻是顯而易見的。當這個假象被神藉著環境給拆穿的時候,心裡真是又羞愧又氣忿。我真的很氣忿自己「在乎別人看法」的這個軟弱;所以當天晚上,我在神面前禱告,求神讓我跟祂之間的關係變的單純,讓我不再活在人的眼光之中。禱告之後,我覺得有一個「東西 (substance:信心)」(希11:1 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substance),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從我的頭腦裡掉到我的心裡面;而我的心因著這個從頭腦裡掉進來的東西感覺札實了,好像我真活在人的眼光之外!不光如此,聖經中所說「因耶穌基督受的鞭傷,我已經得了醫治」這句話,也一起掉到心裡而成為真實。在這之後,我感覺到在我身體裡一直趨動我皮膚發炎的那個源頭停止了,剩下的只是外在身體的復原。的確,在一個星期內皮膚的傷口復癒之後,這整個事情就告一段落。

心裡的狀態影響真正信心的領受 (二):

雖然有了一次奇妙的經歷,但過了不到一年,皮膚過敏的問題再度復發。有了上一回的經歷,這一次我心裡產生了一個要靠著基督復活生命大能來得勝的想法。不同於上一次,這次我知道要用從神而來真實的信心去得勝。雖然說有了這個信心,但我不知道如何使用這個從頭腦掉進來的「信心」。感謝神,就在復發之前不久,教會弟兄姐妹藉著禱告,讓我在一些被轄制的事情上得到了釋放。而從那時候開始,我對一些神的話產生了很不一樣的胃口和領受,不論是中文或是英文的講道,所以神的靈更容易藉著各樣有關恩典和醫治信息在我心裡面工作。而我也發現,因為神的話能夠更多的進到我的心裡,信心就更容易運作了(信心是神的話進入到人心所產生的超自然物質)。上次所領受的真信心,和新領受進來神的話,都是我再一次得勝的關鍵。

這次皮膚過敏復發之後,聖靈很快給了我一些提醒,就是有「信心」和使用「信心」是有區別的。在聽了神的話產生信心之後,我們就需要再回頭使用信心來思想或是實踐之前所聽來的神的話。例如:當「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這句話所產生的信心進到我心裡,我就開始用這句話來提醒自己,並且讓聖靈帶領我回到這句話當時進來時候的光景裡,去思想這句話的能力。一旦開始明白「竭力進入安息」之後,每當我手開始癢或是裂的時候,我就禱告讓聖靈幫助我的心思不是去關注身體的狀況和計畫下一步的解決方法,而是讓祂的安息成為我心裡的真實。在過程中,我開始明白用信心來操練所得到相應的啟示或是神的話是很重要的,而這也是讓神的話在內心保持鮮活和札根的一個方法。也就是說,我需要不斷的用信心來生活,而不是活在天然肉體裡面。我們越用肉體生活,天然肉體里沒有更新的部份就會成為生命中的破口(肉體整個都是與神的話語和原則敵對的,羅8:7),而仇敵也就藉著這些渠道,在我們身體上造成損害;這同時也解釋了雅各書裡面所提到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原因。我在其中越來越經歷到,從神來的信心是一個物質和屬靈世界之間的橋樑。因著信,我們裡面已經有的屬靈生命才能讓我們看到感受到屬靈世界的真實(希11),進而在身體上或是物質世界中彰顯神屬靈世界中的工作。

道理雖然不複雜,爭戰中還是有實際的困難存在,以至於醫治沒有很快的彰顯出來。在爭戰中,我漸漸開始用屬靈的眼睛來看自己已經痊愈的屬靈事實;而一旦進到這個屬靈實際中的時候,我就經歷到身體方面徵狀的減緩。但我常常又發現自己很難待在這個屬靈的實際中。身體知道只要進到屬靈裡面就可以讓自己的不舒服得到舒緩,所以往往是身體的不舒服趨動我進到屬靈裡面。但這樣關注身體的感覺也同時讓我難以真正認同基督屬靈的生命。肉體當中喜新厭舊的毛病也造成不小的困擾,因為新的啟示好像總比原有的啟示有醫治的效果,所以一旦身體的狀況開始退步,我的心就一直想找「新的啟示」,但卻不太願意依靠神用信心去操練已經得到的啟示,這樣的狀況造成的結果就是每個啟示都不容易在心裡札根,所以來的快去的也快,身體的狀況也跟著時好時壞。另外就是,一旦回到肉體中,肉體又會趨動我犯罪,然後內心就不斷有控告的聲音。一旦良心被控告,我就覺得在屬靈的事情上一片黑暗,之前得到的啟示好像就失效了一樣,接著就反應到皮膚上。這裡面好像有個律,我甚至可以來回地預測和驗証。

雖然有爭戰,但神還是藉著講道的信息和讀經禱告帶領我抵擋沮喪失望和身體的不舒服,並堅固我的心繼續每天的日子並且默默改變我內心的狀態,雖然我當下感覺不到。後來有一天,在禱告中,神讓我經歷到祂愛我超過我犯的一切罪,祂的愛驅走了我心裡那麼深的定罪。定罪感一走,罪的轄制就被鬆開,我的眼光也就變得更容易定睛在基督屬靈的生命上。「定罪」這個阻礙裡面屬靈生命彰顯的因素被挪去後,身體也很快就復原了。

後記:

神做事的方法很簡單,人心卻很複雜。這兩次的經歷,都是前面辛苦萬分,但後來卻也只是得到一個真實信心的啟示和經歷到祂一點點的愛,就改變了我心深處的狀態以及外在的問題。人心就是一個屬靈的接受器。神的救恩再完備再簡單,如果我心裡沒辦法和祂的單純救恩來認同,就很難接受從神屬靈的幫助。但是感謝神,祂早在我還沒出世之前就知道我內心的狀況。祂的救恩包括了改變我心的恩典 (彼前1:9),只要我願意相信祂的話讓祂的話不斷在我心裡面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