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里新的自我定义

日期: 
2014/12/02
作者: 
钟珮菡

信主之后就知道凡事需要倚靠神,当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很想也很需要倚靠神,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倚靠神,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空洞的事情。读书、做研究的时候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偏偏自己的能力真的很难应付那些东西,就算会的也就是熬下去,好像唯一能倚靠神的也就是在自己实在是压力大的时候祷告得一些心情上的安慰和平静。

2011年开始听到关于“神已经做成了”这样一个观念时,的确在身体得医治方面有经历到这个真理所带来的果效,但是在学习方面因为没有真正明白这个真理,反而是陷入了更难的境地,因为不知道基督做成的工怎样可以解决自己在学习中面临的实际困难。。

那年夏天要准备硕士答辩,其实心理压力是非常的大,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祷告。以前所会的就是求神帮助,求神给智慧,求神赐力量,或者跟神诉诉苦说说自己有多难,虽然求了之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但至少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还可以指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会突然伸把手帮帮我。但是那时候因为已经看到圣经里的确讲到神都做成了,就不能照原来的办法祷告了。跟神说求智慧,他说他已经使基督成为我的智慧;跟神说我需要他给我平安,他说他在基督里已经保守了我的心怀意念;等等。那时候的感觉就是他没有一点儿没做成的,但是我一样都没得到还没道理去他那里要,每跟他要一样东西他就指出一处经文告诉我他给了。我真的很无奈而且心里非常生气。

感谢神,即便自己对他的认识如此错误,他还是带领我一路过来。

在研究上一直有很多挫败感、很多的抱怨,总是盼望能够有一个有经验的学长/学姐能出现,来指导来帮助自己。只是慢慢也觉得大约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因为那样虽然(也许)能使研究顺利下去,但是我自己没有改变,我还是不会很多东西,以后到一个新的环境新的课题要独自面对的时候,我仍然没有能力。

2012年春天的时候这样的压力可以说是到了一个顶峰,那时候去询问年长的弟兄在这些事上到底要怎么倚靠主,弟兄说我们重生的时候就已经得到这样一个完全的生命,基督的生命,现在就是要学习去用它,神的帮助不是改变我们的坏境而我们不需要改变,反而是通过给我们这样一个新的生命,使我们自己得到改变后,能够在各样的环境中得胜。听到这些之后可以说是既有盼望又觉得好难。心里觉得,如果相比较,一边自己苦苦支撑一边祷告让神有一天奇妙地改变环境,虽然心里很苦,但是也比去学习改变自己要容易的多。毕竟前者是自己已经会的也有过很多经历的,后者却是不知道怎么做的。

时间跳到2013年的春天,期间有过不少在其他方面的学习和经历,但是在研究上却一直没有学会如何使用神已经给我的那个新生命。那时候研究上的挫败感与对导师的怨言到了一个更高的顶峰以至于经历到了从未有过的大失败。那时候我已经完全不知所措,好像以前还可以试着自己去“做”圣经上所教导的(比如“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恭敬的就恭敬他”),但到了那个时候,我只能跟神说,除非有你自己的启示和工作在我里面,我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感谢神,到了自己的尽头,到了能彻底放弃天然人一切的努力时,一夜之间神的话就进到心里,“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记得就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想到这句经文,它终于成为活的了,我才认识到我已经是新人!

以前我一直是根据自己的记忆来定义自己的能力,研究上的挫败感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我曾经在某些事情上有过失败的经历,于是我就认定自己在这些方面不行,而我又不得不去继续做这些事,因此每次一开始要做就认定自己会失败,带着一种不愿意做且认定了这次一定又是失败的心情开始,一碰到问题的想法就是“不要做了”,“肯定做不出来”之类的。最后真的又是失败,于是加强了我对于“我不行”的认识。

但是我已经是新人了!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就算昨天才失败过,那也只说明那是我活在旧人里的失败,而我是新人!那一段时间真的每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都活在一个盼望和喜乐里,在研究中总是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那种负面的、让我根本不愿意往前踏一步的那种阻力,竟然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每次碰到问题便是挖掘这个新生命所包涵的、我还没有认识到的能力/智慧/丰富的时候。

与导师的相处也得到很大的改善,甚至导师也感到惊讶。那时候有一次导师要跟工业界的人开会讨论一个研究课题,他叫我一起去。以前的我总是觉得天哪,又要浪费时间,在会议中也会心不在焉板着脸不开心。但是那一次我提前了解了开会的内容之后,还有相应的准备,在讨论过程中也给了一些有用的建议/问题。一切对于我来说都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表现,但是那天结束后导师跟我说他没想到我是这样的表现非常专业,我才意识到和以前的差别。

从明白哥林多后书5:17这句经文后,到我的博士开题报告只有短短两个多月时间,但是令我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是,就在这短短两个多月里,我能够完成开题报告所需要的实验和写完近100页的报告。我博士论文的内容其实在一年前就开始有了想法,只是苦于不知道如何实现我的设计、如何准备实验所需要的设备(需要自己完成这些东西),一直拖了很久没有办法开展。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自己有了从未有过的创造力和积极性,能以解决问题。写文章时,也得以从混乱的逻辑里整理出一条思路,在那样一个紧迫的时间下,这实在不是天然的自己能以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