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里脱离抑郁症

日期: 
2015/02/28
作者: 
邹岸村

2011年底,我上了轻度抑郁症。当时的症状是思想比较负面,脑子高速运转停不下来,直接导致睡眠质量严重下降。虽然说是轻度,但伴随而来的症状是无法让我坚持一个人在国外念书生活。所以我打算休学一年,留在国内调养。原本以为换个环境,呆在家里,这样会让我病情好转,后来才意识到当时想法实在是太简单了。

进入2012年,1月到3月我回国住在家里。那一段时间里,与家里人很多想法上的分歧一直搅扰着我的生活。抑郁症 原本就是精神上的问题,这样一来病情更有加重之势。原来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每天入睡更加困难,基本要躺在床上1个小时之后才能入睡。

直到4月,父亲不得不通过关系帮我介绍了一个在治疗抑郁症方面比较权威的医生。医生确诊之后帮我配了两种治疗轻度抑郁的药物:德巴金(丙戊酸钠缓释片)和盐酸舍取林片。原本以为药物能使我康复,又怎么能料到这才是灾难的开始。

刚开始服药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头脑被强迫停止过度思考,睡眠也因此得以恢复。但是1个星期之后,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就慢慢出现:低烧,胃隐隐作痛,整天头脑一片空白好像在梦游。慢慢的,我发现副作用给我带来的痛苦似乎超过了轻度抑郁症所有的病痛。于是,一个疗程之后(一个月)我打算放弃治疗。

暑假的时候,和朋友们聚的比较多,注意力转移之后,精神上似乎有所好转。

到10月份的时候,因著来自家里以及环境上的压力,精神上出现了比较大的下滑。原本的轻度抑郁应该已经加剧到非常严重的程度。我只记得那时躺在床上2-3个小时才能入睡。脑子里尽是负面思想,轻生的念头也不止出现一两次。这个经历真的让我彻头彻尾地认识了负面思想的危害。这些思想能在相当程度上控制一个人的头脑,严重的时候甚至让我透不过气来。更糟的是,就算入睡之后,头脑依旧在思考,导致早上醒来就好像昨晚一夜没睡一样。

12月中旬我无精打采地回到了美国,继续完成剩下的学业。但是病情似乎一直在加重,直到某天早晨醒来,我实在支撑不了,就拨通了学校诊所的电话。之后预约,配药,打证明(证明因身体原因无法修满12个学分)都是无奈之举。

服药3星期以后,之前的副作用再次出现,这回让我彻底对药失去了信心。于是,我又跟着教会的一对夫妇回到了教会。大家都为我祷告。后来,教会的一位弟兄带我领受圣灵,也领受了方言祷告。当时感觉心里平静很多,是一种好久都没有的感觉。

领受圣灵之后其实回家之后也没有期盼特别的神迹出现,毕竟一年多的疾病要康复也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神迹就这样出现了。祷告之后第二天,不知什么原因,我就会反复呕吐,但又没有任何食物从胃里吐出来。之后的每一天,我能感受到的就好像天开了,心里有光照进来,一天比一天明亮。一星期之后,我就能完全自己生活学习,原来对生活的盼望重新被点燃。

之后我的心完全被神所吸引,祷告查经变成了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圣经里的话和恩典信心的福音像活了一样跳进我的内心。之后学业的进步和找到工作都印证了神的信实。当时没有车,是弟兄姐妹载我去教会,一年之后我竟可以载着一车的慕道友每星期去查经。

我也有一些与我有同样经历的朋友,他们还在治疗过程中。大家谈起过去的事情,都会情绪非常激动,甚至泣不成声。显然,负面的经历和思想依旧影响着他们。但当我回忆过去的时候,可以不带任何感情地去讲到那些事情。因为有神的话在心里,我一点都不留恋过去,也不再被它们捆绑。

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