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裡的路

日期: 
2015/06/16
作者: 
吉桔

2011年12月的時候爺爺突然得病,醫院先後下了3次病危通知,我找教會姊妹幫爺爺禱告,那時就有明顯的果效,爺爺很快就出院。並且我也領受了聖靈的洗,從那時起我發現能開始把一片一片的聖經章節串到一起,才發現聖經是如此連貫。在自己學業方面也有一種很容易把東西連到一起,提綱挈領,成績比之前兩年也明顯好了。更有趣的是,有好幾次我找不到東西的時候就用方言禱告,然後就有個意念告訴我東西在哪,去一看果然就在那。

2012年底的時候我開始申請學校,就想既然基督就活在我裡面,那我可以去很難的學校讀博士。雖然我不夠聰明,沒有那個能力,但是在那種環境下我可以充分體會“行在水面上”的感覺。所以我全部申請的學校都基本是前20名的博士項目,當下也完全不明白我還是要在自然的律之下,就算我有那個雄心壯志,也不可能進一個跟我水平相差很大的學校。2013年的前三個月都是在一封又一封拒信中渡過的,漸漸地我眼光轉到了困難上。很多時候我傷心是覺得明明清楚申請時候有那個感動在,但是結果怎麼不是那樣。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明白神的旨意,就開始聽Andrew Wommack牧師的講道。他說當他自己為一個選擇去禱告時,他會先思想神的話,把一切的目光定睛在神身上,幾乎不去看事情本身,結果當他在與神聯合的時候,心裏的那個思想就正是神的旨意。這個看似很不可思議,但是他有過許多這樣的經歷,甚至有一次還避免了一場空難。於是我也開始每天都去思想神的話,除了上課學習其他時間在公車上,吃飯,走路我都在聽講道。而且在那看似沒有希望的幾個月裡,我越來越開心。有時候周圍不信主的同學關心我,問我有沒有錄取信, 或者建議我去申請幾個碩士,我都儘量草草敷衍完後馬上把目光轉向神,要不然我的心情真的就會受影響。

2013年3月底的一天,我在用方言禱告的時候忽然有個想法就是,其實我留在ISU繼續讀統計也不錯。其實一開始留在ISU是我最不想要的,而且那時他們基本該發的錄取信都發了,我根本沒有從ISU聽到任何消息,後來去找老師問,得到都答案都基本上是不可能,因為他們要的學生都是要有很強的數學背景,我還聽說他們拒絕了很多從中國北大或者清華數學系的學生。即使外面的聲音告訴我的都是這些,但當我繼續用方言禱告時,我會被錄取的這個聲音越來越明顯,後來我甚至都已經開始確信這就是結局。有時候別人問我打算去哪讀書我覺得好難回答,答案就是ISU,但是我又不能這樣說,因為我還沒有錄取信。很可笑,但是又很真實。我很認同一句話“睜著眼睛一片黑暗,閉上眼睛卻一片光明”,那我乾脆就閉著眼睛好了。雖然最後官方錄取信是在我本科畢業典禮完後回到國內才寄到手的,誰知早在兩個月前神已經把錄取信“寄”給了我。這之中有很多超自然的攔阻,但是同樣卻有超自然的平安與喜樂。神真的很好,“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其他都要加給你們!”因為當我們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的時候,我們的眼光自然就能定睛在祂的話上,此時的我們就與靈認同,從而把靈裡已經從耶穌基督那裏得到的東西彰顯在物質的世界當中。

2013年5月是我本科的尾聲,需要完成一個課題。當時那個課題的難度對我來說有些大,而且在做simulation(跑模擬)的時候生成的數據一直無法converge(收斂)成應該有的樣子。那時是個週末,而這個課題在周四就必須完成並且做成海報去演講。我從週五下午開始一直到週日凌晨就在找問題的所在之處,把所有的理論推導,程序都檢查了一遍,根本發現不了問題。週日到了教會我疲憊不堪,又很心急。教會的姊妹幫我禱告完之後就告訴我,這個問題已經解決,當下我的心就平靜了很多。週日的下午我回到電腦前繼續找問題。快到晚上的時候感覺整個模型都有錯。我很驚慌,心想如果是模型錯了根本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改了。後來有個意念告訴我先把一個變量發一邊,做個小的simulation試試。我就這麼做了,發現結果並不差,就決定去把所有的simulation這樣做完。兩天後程序的結果跑出來了,在等結果的同時我基本把海報也做出來,所有的工作都在週四前順利完成 。

2013年8月我開始在ISU讀統計研究生,學業難度,面對壓力遠遠超過我想像,看著周圍的人每天都覺得自己遲早會被淘汰,心態非常差,晚上也失眠,導致額頭上長滿了痘痘,不堪入目。剛剛在3個月前經歷過神大能的帶領在申請學校上,但當下又似乎落入低谷。我知道自己的心,自己的眼光已經從耶穌基督身上脫離,但是又無法找到一條能回去的路。我迫切地想盡一切辦法找回去,但似乎越找越偏離。10月底的時候我感冒特別重,(這是從我清楚明白基督已經完成了醫治以來第一次重感冒,以前每次快要感冒的時候去命令它離開第二天就沒事了),那時我已經心灰意冷,覺得自己失去了曾經擁有的信心,但是我對它的需要又迫在眉睫。我已經不會禱告,只能每次用方言,無助地仰望,等候神。有一天在我禱告的時候,有一句話進來“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對呀,我是神的兒女這個事實是由聖靈來親自證明!那我自己還急什麼?既然它都證明了,那我有耶穌基督的智慧,聖潔,公義,救贖不是天經地義的嗎。而且聖靈渴望把這個事實啟示給我,遠遠超過我自己對這個啟示的渴望。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安慰,頓時覺得又開始有了希望。這種感覺彷彿是在黑暗中走了很久,遠遠地看見了一束光,雖然遠但是它就在那。就這樣在我後來的期中考試復習的時候我心裏開始有平安。有一場考試是在下午,我中午11點左右的時候還沒有復習完,但是就在離考試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候,有一個意念從心裏浮現出來,帶著我從一個理論的最深層看進去,很短的時間內我徹底明白了那個概念。後來在考試的時候就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考那個概念,考的非常詳細非常深入,而那道題對我來講再透明不過了。就在這個小小一次經歷上我明白神的大能與慈愛遠遠超過我的想像,我可以不必再靠自己去尋找那條路,祂是來找我的,並且樂意完完全全的把祂自己啟示給我。

2014年4月份我又到了一個瓶頸期,自認為我走在恩典之中,但是卻又沒有看到實際生活中的改變。教會姐妹為我禱告的時候看到異象,說我在看書的時候旁邊的書架倒下來,那些書全部砸到我身上,我被埋在下面,但是耶穌走過來一本一本撿起來,放好,然後開始跟我一起開始看書。當時我覺得自己已經拼命去學習了,但是成績慘不忍睹,眼看著就要考碩士資格考試,心裡很急但是一點用都沒有。這個異象給了我安慰跟動力,雖然環境給我帶來的都是負面情緒,但是我知道神一定有辦法讓我回到恩典這條路上,這樣我就可以依靠祂的智慧跟能力來對付環境。後來慢慢的我心裡的平安又回來,準備考試的過程非常的順利。原來那種失控的感覺也沒有了,晚上也能睡的很好(一直以來失眠是我很大的困擾)。最後考試也順利通過了。額頭上的痘痘也完全好了。感謝主,信靠祂的人必不至於羞愧!

2014年5月份考完碩士考試之後回到國內家裡第二天就開始感冒發燒,手腳也開始起濕疹(從小到大都沒得過這病),當時就明顯的知道是從仇敵來的攻擊,但是心裡又沒有那種動力說要去跟它對抗,而是想就這樣病着吧,看能病成什麼樣。有一天我突然覺得“因祂受的鞭傷,我已經得醫治”這句話離我好遠好遠,就開始大哭,一邊哭一邊說不管我怎麼病都無所謂,但是我不能失去神話語的真實!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那時我的眼光已經從基督到自己身上,整個的思想都是建立在舊人裏面,怎麼可能有神話語的真實?後來我還是去靠藥物身體康復,但是思想卻一直“病”着。在國內那個環境裏,我很容易回到過去自己的那個記憶當中,每天見到的人,看到的物都提醒我,我無非還是出國前的我。周圍環境也有很多對福音的抵擋,真的是眼睜睜地看著那個曾經對我相當真實的道離我越來越遠。以前進到心裡去的話,已經離開,只停留在頭腦徘徊。

終於等到8月份我回到美國後在教會裡跟大家一起用方言禱告,又看到了福音在別的弟兄姊妹身上明顯的果效,又給了我鼓勵,因為大家都是同為肢體,看到神的話在別人身上的見證讓我又看到了神話語的真實。後來我也沒有特別為自己思想上的“康復”禱告,不知不覺那份喜樂跟平安又回來了,而且這次的回來還帶了個禮物──我在基督裡沒有任何缺乏,包括信心跟啟示!過去自己即使在狀態好的時候也是不斷地求信心跟啟示,但是現在我又更多明白了其實這些都已經在我裏面。現在一切問題的答案更加清晰明瞭──在基督裡!是的,只要我認定自己就是在基督裡,且有完完全全基督的生命樣式,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問題需要被解決。而唯一實際的“問題”,無非就是我們沒有以基督的眼光來看自己。其實以基督的眼光看到的那個自己才是真實的自己,如果沒有以這個眼光來看,我們就被騙了,於是各種各樣的問題也就接連不斷地來了。

神的意念跟道路都遠遠高過我自己的,只要在基督裡,我就永遠能經歷到祂的好,祂那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這條路走下去非常激動人心,因為越走越光明,越走越明白神的好,也越走越像神自己。以後一定還有更多的機會來分享神在我身上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