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与神为仇到与神和好

日期: 
2014/12/02
作者: 
钟珮菡

歌罗西书1:21-22 你们从前与神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他为敌。但如今他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

神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随着自己明白恩典的福音而慢慢转变的,基本上经历了从“他是我的敌人” 到 “他袖手旁观/磨炼”到 “他利用我” 到 “他在我这边”这样的转变。我对神的性情的认识也随着自己对恩典的福音的认识而变化。

2009年秋天刚来美国的第一个学期,因为各种不适应,再加上自己本来不聪明,很快在学业上就有困难。学期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每天读经祷告,但是因为作业又多又难根本都没时间做,心里也被这些事情所占据,慢慢的读经祷告就少了,但是学习上的困难并没有解决。有一次实在是不行了,才想起来还是要读经祷告的。结果很奇妙,当我又重新开始读经祷告,花时间在神面前的时候,心里上的担子就轻了一些,而且学习上也有莫名其妙的好转。比如最辛苦的一门课,期中考试的时候没想到老师改卷子非常松:30分的证明题我就写了个公式上去根本没做出来,但是老师只扣5分;因为他的理念是让你知道你不会,之后好好努力。所以,很自然地一边感谢主,一边觉得原来之前把神放到一边去努力学习而无果效,这就是神在警告/管教我,好叫我及时回头。

当我很高兴地跟大家分享的时候,就有年长的姐妹跟我说神不是这样的,神不是故意让我学习不好来警告我,也不会用这种让我离开他就倒霉的方式来使我不敢离开他。不过当时这些话我完全没有听懂,还觉得自己所经历的就是离开神就倒霉,然后就不敢离开他,所以这就是神带领我的方式。

但是之后,就慢慢发现在这种对神的认识下,真的很苦。因为每次遇到问题的时候,就认为一定是自己哪里做错了,神才制造出一些困难来教训自己。有一些事情可以知错能改的,改了就好意思到神面前去寻求帮助了。但是还有一些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解决,就在其中非常折磨:知道是自己错,又尝试过各种办法让自己不再犯错,但是做不到。虽然我想要他的帮助,但根本就没有脸面去找他帮忙。

那时候心里面想的最多的经文恐怕就是,“耶和华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但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再加上知道说我现在的困难是神用来教训我的,我就觉得,无论我多么需要他的帮助,除非自己先改好了,他不会帮助我,我也得不到他的帮助。在那种认识下,实在觉得神很严苛、很绝情、也很冷血,甚至心里觉得(当然嘴里不敢说出来)他好像是我的对头一样。

2010年夏天,慢慢认识到神不是这样子的。他说他的慈爱不离开我,他也称圣灵为“保惠师(comforter)”,既然是comforter就不是每天在那里挑剔说你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他就是来安慰你的。我就知道我所碰到的难处不是神制造出来惩罚我的,他也不是好像高高在上看着我犯这个错犯那个错,整天想着怎么逮我。相反的,他在我忍受不住的时候是要来安慰我、来扶持我的。

一时之间觉得轻松很多,但那时的认识仍然很不完全。在我的理解中,神坐在那里虽然动一动手指头就可以把我从我的难处里解救出来,但是在每一个难处中,都有我要学的功课,功课学完了他才动手。之前的过程中也的确经历到生命当中的一些改变,比如真的从心底里开始爱读圣经,开始有一点明白救恩的目的并且被这样一个旨意所吸引,也经历到在许多方面上神所给的安慰,便十分确信这个学功课的过程的确是神所定意的。

这样的认识虽然一开始给了我一些释放,但是却发现前路依然看不到头,因为我不知道功课要学到什么时候。我也不止一次跟神说,“不然这次功课先不要学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动一动手指头就可以改变我了不是么?”(后来发现真的没有这么简单,神尊重我们的自由意志。。。)。在这个时候,他对我而言,虽然圣经说是随时的帮助,实际却是袖手旁观者,只有在我实在熬不下去的时候拉一把,然后又放任我自己在那里自生自灭。

在这段时间看了一些关于如何得胜的属灵书籍,头脑上知道了基督的得胜,明白说这是一个争战,基督已经得胜,现在我要站在这个得胜里面去抵挡仇敌去争战。但对我而言,似乎神做完了就休息了,现在轮到我去争战,我去抵挡,我去收复失地了。在这样一种认识下,我好像就是站在一个举目无援的地方,自己一面打仗,一面跟神说打不下去了,神却高高坐在那里说,我都打赢了,你去吧。那时感觉我只是神手底下的一颗棋子,放在这个世界去和仇敌争战的。

记得很清楚的有一次在开车的途中,应该是2010年秋冬时节,我几乎被这种“争战”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神对我说,“打不过就不要打了,你休息吧。” 而我根本不相信这是神说的话。在我的观念里,神就是那个冷冰冰地等着我打了胜仗才能回去见他的主,他怎么可能会叫我休息!

但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听一篇讲道里弟兄说,“神要的是人(human being),不是做事的(human doing)。” 虽然听到的当下觉得无法接受,但这实在是我所渴慕、所向往的一个境界。若神看重的是我这个人本身,而不是我所有/所作的任何东西,对我而言就等于神看重的并不是“我去得胜”这件事情,而是得着我这个人,这简直就是童话一样美好的事情!随后读到希伯来书,说“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说到“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发现神心目中人的地位/身份真的比自己所以为的要高的多,慢慢内心能够被说服神真的并不是就看重我做这个做那个,而是看重我这个人,他要得着的是我。

在这样的认识下,自己再读圣经的时候,发现以前觉得冷冰冰的文字都变成了很温暖的话,大概到了2011年春夏的时候,神在我心里面再也不是敌人的形象,也不是一个冰冷的头头。我虽然还不认识他有多爱我,但是我知道他爱我看重我。他也要陪我一起走这样一段成长的道路。当我能知道这一点之后,很多事情以前会觉得心里有愧不敢告诉他(虽然我不说他也都知道),那时候才开始相信他是在我这边、要帮助我的,才能够放心地去寻求他的帮助。 也就是在有这样的转变之后,神在我的心里面才能真正称为朋友、可依靠的、可信任的。

以前总觉得遇到的困难是神要磨练自己,或者神要藉着困难来塑造自己之类的。但是就发现说,其实就算我没有神,只要活着就会经历这样那样的困难,在每一个困难中,只要自己不是被打倒了,度过之后都会有所成长。神在那时对我而言,也就是在实在要被打倒的时候才来扶一下,安慰一下,仅此而已。心里总觉得,这个神,虽然说的有多好,但是好像都是我一直帮他找理由、找说法,来说服自己他真的是个好神。直到后来对神的看法有转变,看到圣经上描述的神,是厚赐百物也不斥责人,他既不爱惜将他的儿子为我舍了也就要将万物和他一同白白赐给我,他向我所怀的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以前读这些话的时候都不能直接照着字面去领受,神好象总是绕着弯的好,说要对我好,先让我吃吃苦头,让我在苦头里认识他有多好。就觉得这个逻辑怎么都不通。但是感谢主,真的自己能够被这些话说服,发现它们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直接的意思,没有什么拐弯抹角。神从来没有想要把我放到什么困难中来磨练我。我在世界上遇到的各种困难,神早都知道。而且神差他的爱子来,就是来担当我的忧患背负我的痛苦,给我一个新生命。他就是来帮助我的!我所遇到的困难仅仅是因为我离开了神,离开了生命的泉源,自然是力量不够的。但是神的好就在于,我随时都可以回到他的面前,寻求他的帮助,他对我随时都是可寻见的(available),回到他的面前就是生命和平安。

当我内心真的被说服知道神是好神,他不责备我,他温柔,他长久忍耐,他渴望得着我,远胜过我希望被他得着,他站在我这边,他帮助我。。。明白这些之后,我才能坦然无惧地到他面前去寻求帮助,才真正能把他当作我随时的帮助、我的避难所。回想起以前的想法,才发现那些逻辑真的很不通。如果我自己就能把问题解决了,他又何必要做成救恩给我呢?

我现在搬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在新的环境里有面对一些挑战。若是以前,虽然也知道说在这些挑战面前自己的生命能得着成长,但是因为觉得这又是神给我的功课来磨练我,在其中就会多很多的挣扎,痛苦,抱怨。但是现在内心里知道神是好神: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他始终与我同在,他也早就把答案放在我里面;不仅如此,他的圣灵正是要在这些挑战中带领我、帮助我更多认识他已经放在我里面的这个宝贝;他不仅要祝福我,他还要祝福我身边的人。这样,心里就真的有说不出的喜乐和平安。